南海中学招生网 | 图说海中 | 官方微博
您还没有登录.[马上登录]
当前位置:科组园地 - 陈茂彬 - 日志 - 转载一篇浙江某重点高中的高二学生的博客,与各位参加信息学竞赛的同学共勉!!
转载一篇浙江某重点高中的高二学生的博客,与各位参加信息学竞赛的同学共勉!!
作者:陈茂彬  添加时间:2011-12-9 8:28:43 点击:2473

     转载一篇浙江某重点高中的高二学生的博客(该生在今年NOIP2011取得450分,浙江省第19名,全国一等奖),简述了他参加信息学奥赛的历程,与各位参加信息学竞赛的同学共勉!!以下是全文(文中的OI即信息学奥赛):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年的OI生涯结束了。归去时坐在破破的汽车上,突然感受到这段戛然而止的时光的可贵。

现在离回到那个陌生的班级只有1个小时了,倘若再不留下些什么,真的来不及了。

Hello World!

小学时,我接触了BASIC语言。那只是信息老师的一句问话:“你们班谁数学和电脑都比较好?”。在小学我学到了栈。

初中时,我或许可以更早地接触Pascal的,但我退缩了。

一年半前,我在YZOI上交了Hello World。那时候还是在拓展班,无忧无虑地学着Pascal语言。我复习if和循环,用着数组。

七个月前,我将这个代码写在了Blog的第一篇文章上。

现在,我还是难以回避这句话。就如同婴儿的第一声啼哭般动人。

信息竞赛

一年前,或是再早一些。要填竞赛志愿了。

第一志愿填什么呢?高考物理难,就写物理吧。

第二志愿?信息貌似挺简单的,就写信息吧。

于是2个班108人只有6个人写了信息,也就是我们最初的信息小组。

当时我甚至愤怒不已,为自己被分到信息竞赛而不平。报完竞赛分班后,我直接冲出教室找到那个老师,追问:“为什么要把我分到信息竞赛?”。无果。又找班主任,再次无果。

于是我找到陈老师,也就是我们的信息竞赛老师。我天真的以为,信息竞赛真的不会有什么难,以我的大脑所掌握的Pascal语言知识,完全无法构想出OI的宏大。

老师说:“难度肯定比其他竞赛简单。”

回到家后,WOW发巫妖王了,我玩着我的血精灵法师在新开的地图跳来跳去,平复心情,淡淡地想着

这一切在现在看来,都只是一时的际遇罢了。

语言学习

信息竞赛马不停蹄地向前,第一步要打好语言基础。

语言学习更像是英语,每堂课我都用100%的精力记下100%的笔记,很多语言的小细节如今想回去,从来没用到过。

我甚于还在清华大学的Pascal语言教材上做过详细的归纳。

我不会忘记那些begin end if then for do array record

数据结构与算法

在我们学校老的OJ(在线题库)上,我总是能看到这样一句话:“数据结构+算法=程序”。而我总是难以领会这句话的全部要义。

学完语言后,我们很自然地就过渡到了数据结构的学习。还能记得那时候第一个数据结构是线性表,发下来一叠讲义,原来就是数组。而那个时候,Clarkok顺利通过NOIP2010的初赛,拿着队列写的100分归来。

从数组到链表,再到栈、队、字符串、各种树,我甚至感到过乏味,这些东西,到底有什么用?

直到后来学到递归之时,我开始怀疑当初认为“信息貌似挺简单的”是错误的了。递归已经完全超出了当时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深度,就算是现在,我仍然觉得这是程序中最为玄妙的一种算法。

搜索,这才是契合人类思维的程序方式吧。

而至于树与图,提供了一种更为清晰明了的方式,来认识问题。对树和图的算法,我只能死记硬背甚于理解。

动态规划,我最害怕的东西,却是信息竞赛里最重要的题目类型。上课时老师讲了个金矿开采的问题(01背包),我似懂非懂地听完了;但我仍然实在很难去想象:“如果告诉我什么,我就能知道什么”。而最优子结构、无后效性、重叠子问题,更是在写下众多状态、决策、阶段后才逐渐明白的。

在关键的课堂时间,我却没能跟上思路,这在后来决计是补不回了。

无尽的题目

接下来就是做题目的时间了。

YZOI、USACO、UVA、POJ、TYVJ……倘若我不是OIer,我断然不会进这些诡异的网站。

这是另一个世界。

一开始我总以为AC的含义是All Correct,这也符合常理。直至到了POJ上,看到Accepted后才知道自己以前一直想错了,挺糗的。

说到底,还是在老版的YZOI上做的题目最多。

是的,第二个就是我,从Top 1掉下来之后就未曾再有精力上去过。

回想起来,做这些题目最大的遗憾就是,未曾真正认真地去写过一次长程序。

常州八记

就是在今年暑假,YZOI的6人代表队到了省常中,进行信息竞赛辅导。

如今回想起来,在那8天时间里,并无学到过多的东西,更多的是去开拓眼界。获得最宝贵的东西,不过是那几个G的资料罢了。

在那个大牛遍布的学校,进门见到的就是两个NOI级别的,机房里更是有个初中级别的神犇。

我曾说“猛地有了大学宿舍的感觉”,这种自由的感觉,这几年我是无福消受了。

最后一个月

“比赛前这个月我们可能要停课”

我发出疑惑的声音,对这样的决定感到不可思议,高考范围内的课程向来被众人认为是神圣的。

于是终究只停掉了副课与自习课。但这仍然给了我极大的自由,这一个月所学到的知识或许接近这一年所得知识的总和。

我现在还是难以想象,我们是如何在一个月内,做完赛前强化和赛前模拟中的所有试题。但这一切在当时都是如此的自然,我甚至还有空逛煎蛋,写题解。

这个月,这些题目,几乎穷尽了我所能想象的所有算法与数据结构。

比赛前一天

坐了三个多小时的汽车,一路颠簸到余姚,幸而身体还算舒坦。

在车上以DFS的方式遍历了NOIP范围内的所有算法与数据结构,尽管后来没有考任何成熟的算法与数据结构。

余姚中学食堂的大叔大妈们极其热情,帮我装满了菜,还带我去装饭。食堂应有这样的温度。

夜晚,辗转。同房间的Clarkok早已熟睡,我却被窗外的汽车声吵得无法入眠。于是我果断拿出随身备的隔音耳塞戴上,以安慰神经衰弱的大脑。

不出所料,我的大脑在晚上又自动遍历了所有算法与数据结构;印象中,它还开了个1亿的数组。

DAY1

天气有点冷,但机房开了空调,很温暖。

码代码时并没有什么过分的紧张,甚至有时候还以为在赛前模拟。

监考老师也很热情,微笑地巡视。考到一半给所有人送了蛋糕,尽管根据Clarkok的建议我微笑着拒绝了。

FPC果然和Clarkok所说的一样,打着打着光标会自动跳到最后;不过实际上,并无大碍。

题目做的还是比较顺利的,的确应该深思熟虑后再动手。但最后一题,调试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吧;如果不是我不想放弃写了这么久的程序,我早就输出-1了。

DAY2

一切照旧,如同预料的一样,第二天的题目并不比第一天难了多少,甚至还被我蒙中了二分答案。

右手边的同学突然问我“字符串类型是什么”,我旁若无人般打开记事本,输入“string”。我知道他第一天只做了两题,而且第二题用了3层循环,调试了2个小时;第二天他只做了一题,调试了3个小时,还用了字符串。

代码码着,我突然会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,仿佛我本不应出现在这个机房,面对这些奇怪的题目,写下这些奇怪的代码。一回神,才发现已经是在NOIP正宗的赛场上。

最后,我放弃了第三题,以保证前两题的正确性。

2DAY8hold9ZHU8和HAPPY392ending66

没错,这就是NOIP2011提高组复赛两天题目压缩包的解压密码。

这有着几分恶搞气息的密码,或许是这届NOIP最能触动我的东西;更确切地说:感动。

在NOIP前两天,进行最后一次全真模拟时,老师设置的密码中有noip bless me;没想到真正比赛之时竟也会如此。

这样突如其来,毫无征兆的关怀,我实在难以承受。

这种鼓励,打破了我与出题者之间的隔膜,这是他们对OIer所能做的最大程度的祝福。尽管只是简单的“hold zhu”和“happy ending”,却让我铭记。

谢谢!

赛后一星期

星期天晚上,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失去了什么,这种感觉无比炽烈而熟悉,简洁而深刻。

这甚至把我搞糊涂了。而后我发现,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OI这门学科,尽管之前并无这样的感觉。这种热爱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门学科,这出自内心,而不是对知识的喜爱。

尽管我知道这次NOIP结果基本趋于失败,但我仍然无法抑制住心情。

成功者不必为成功作解释,失败者只能为失败找借口。

融入班级生活出奇地快,对参考书我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抗拒。甚至,我突然发现高考范围的题目,竟是如此的简单。

但我还是忍不住将函数求导和递归挂钩,由分离定律和自由组合定律想到分治、树、组合。

看来无论怎样,注定是个Happy Ending了。

OI,以及OIer

OIer喜欢把自己的竞赛科目叫做OI,喜欢在OI后面加上er。

OIer喜欢Orz、膜拜以及RP。但Orz和膜拜更多是出于一种习惯上的尊敬,RP则是OIer在倒霉时候的最好自我安慰。

OIer懂得经历过无数次WA、RE、TLE、MLE、CE、PE的后AC的喜悦。

OIer大多被OI的魅力吸引,单纯而炽烈地热爱着这门学科。

高考750分,把青春变成750岁。

OI600分,让记忆只剩1s、128MB。

然后

这之后,的确不会再有什么了,无论HOLD不HOLD住,HAPPY还是SAD ENDING,一切都结束了。

我在寝室里借着MP4的灯光,听着《My Happy Ending》,闷在被窝里,用着复赛打草稿的笔,满头大汗地写着回忆录,只是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在我脑中的时日不多了,或许明天就会消失殆尽。

然后我会像失忆一样,在每天清晨在鸡鸣之前,如同死尸般从床上爬起,十几分钟内被舍务催赶去晨跑,上课,做参考书,又如同死尸般沉睡。

是的,高考不是OI,高考没有AC,没有OJ,没有解题报告,没有HOLD ZHU和HAPPY ENDING的祝福,没有大犇,无需调试,没有骗分。

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,然常理总是掌握在大多数人手中。

高考只剩无尽的参考书,与殷红的分数。

再见!OI!

 

 
最新评论:
 
添加评论
表    情:

标    题:
点    评:

南海中学 版权所有 2003-2009 备案编号: 粤ICP备020363 IE7.0 1024*768+
项目负责:南海中学行政办公室、南海中学计算机科组 开发维护:陈伟春 王龙 QQ:513343303 3878634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南海中学 邮编 528211  Email:nhzxorg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