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海中学招生网 | 图说海中 | 官方微博
您还没有登录.[马上登录]
    + 语文科组
    + 数学科组
    + 英语科组
    + 物理科组
    + 化学科组
    + 生物科组
    + 政治科组
    + 历史科组
    + 地理科组
    + 信息技术科组
    + 体艺科组
    + 教辅人员
 
 当前位置:科组园地 - 语文科组 - 教师博客 科组教师名单 科组更多日志>>
  一个人也要下厨
一个人也要下厨
2016.5.27
“葱姜煸出阵阵香,酒无妨,先放糖。鲜汤小火,炖熟先偷尝。吃饱撑得没事干,舔舔嘴,乘乘凉。”这是一节描写炒菜过程的打油诗选,虽然语言朴实通俗,但形象鲜明,别有韵味,写出了厨房活动的妙趣。
生活中,我们不难发现有人把做饭看得挺难,面对柴米油盐,无从或不愿下手;有人又看得很简单,认为只要熟了能吃就行,无需讲究那么多;还有人看得挺高雅,当作是一种艺术创作,追求尽善尽美。其实生活没那么多条条框框,很多关于衣食住行的点点滴滴,关于那些琐碎的、不足挂齿的简单与快乐,变成了回味便能沉淀出别样的幸福,甚至还能饶有兴趣地将它们诉诸笔端。
    不管是以前的文字,还是现在的文字,我都很少赘述..
 阅读全文> 黄丽芳 发表于 @ 2016-5-27 19:16:32 |评论(0)|
  桃花殇
桃花殇
2016-03-02 
 桃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?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!  ——李煜《相见欢》
 开学以后两次去西樵的桃花园。时隔不到一个星期,这个季节最动人的声音却只留下微弱的喘息。几天前,一树的绚烂与娇芳是那样地灵动轻盈,而几天后满目百般的创痍却让人备感凝重忧郁。
 看到曾经“满树和娇烂漫红,万枝丹彩灼春融”的桃花此刻慢慢地无奈地凋落、枯萎、坠落,我觉得那脆弱的花瓣是如此地眷恋尘世,也许它并没奢望做这桃林花海的主人,只是卑微地希望活得更长久一些。因为死亡不应只有疼痛,更多的是一生路尽蓦然回首时的甜美眷恋。
 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《11度青春系列电影》中的《老男孩》..
 阅读全文> 黄丽芳 发表于 @ 2016-3-6 22:42:05 |评论(1)|
  写遍闲情都不是
写遍闲情都不是
2015-11-10
 军训五天,本可以早睡晚起,就算是睡到日上三竿应该也没有关系,可是偏偏没有困意。
 打电话给妈妈,本想听听一切安好的消息,偏偏遇上侄儿肾结石发作住院的事儿,担心得一整天都不知所措。
 打开电脑,本想好好写点东西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诗词要求太高,担心依不了韵;论文要求太新,感觉找不着话题;随笔又太随意,岁月的酸、人生的苦,总觉得写着写着就离题万里。
 舍友搭顺风车回去了,于是,本来就远离繁华闹市的军校,显得更加的清静。在这样的一个下雨的夜晚,一切,都变得异常的宁静,静谧中甚至还带着几分安详。按理说我应还未到与安详结缘的年纪,可是不知怎地最近几年却偏偏喜欢这种寂静,喜欢这样..
 阅读全文> 黄丽芳 发表于 @ 2015-11-16 14:12:57 |评论(0)|
  坐在高三最后一天的教室里

坐在高三最后一天的教室里
 
2015-06-06
 
    高考倒计时,最后一天。
 
    今天是最后一天辅导,然后学生们就要熟悉考场、试室,回宿舍调整,准备上战场了。考前最后与他们在教室里相遇,他们很安静,是我喜欢与期待的,没有层出不穷的问题,没有纠缠不清的解答。有人说考前发现问题是好事,发现越多越好,我不认同。考前要的是心情,是自我琢磨、消化与记忆的过程,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断地生发问题,有可能就扰乱心境,形成慌张之势了。比如:我还有这么多不会的,怎么办?还有很多问题没弄太明白,怎么办?来不及补漏洞了,怎么办?……这么多的怎么办,最后摧垮的是考前的睡眠和考时的沉着。
 
    完美只在虚构中存在,所以问题的..
 阅读全文> 黄丽芳 发表于 @ 2015-6-6 18:44:22 |评论(0)|
  写给六月
写给六月
2015-4-21
 上个星期,儿子从学校回来,突然说:妈妈,儿童节您准备送我什么礼物?我说:儿子,你已是初中生了,还过儿童节?儿子回答说:我还不到13岁,老师说今年我们还可以过儿童节的。最后一个儿童节,我要一份特别有意义的礼物。
 是啊,六月,对于孩子们来说,是多么快乐。纵然稚气,甚至于无知,但六月的孩子们灿烂无比。他们拥有自己特有的节日,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欢声笑语,可以缠着大人给他们买喜欢的玩具,可以在学校里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只属于他们的游戏。
 想起去年的六月,似乎总是被雨水覆盖着,空气中不时还散发出难闻的霉败气味,如同没有开始就已经落幕的初恋,来不及美丽,就变成了过往。
 可是,对于高三的学子..
 阅读全文> 黄丽芳 发表于 @ 2015-4-21 21:22:28 |评论(1)|
  [转载]北大中文系教授陈平原:一辈子的道路,决定于语文
[转载]北大中文系教授陈平原:一辈子的道路,决定于语文
       今天谈教育,最响亮的口号,一是国际化,二是专业化。这两大潮流都有很大的合理性,但若以牺牲“母语教育”或“中国文辞”为代价,则又实在有点可惜。
       110年前,具体说是光绪29年(1903)11月,晚清最为重视教育的大臣张之洞在奉旨参与重订学堂章程时,在规定“中学堂以上各学堂,必全勤习洋文”的同时,强调“学堂不得废弃中国文辞”。之所以刻意凸显“中国文辞”,不是基于文学兴趣,而是担心西学大潮过于凶猛,导致传统中国文化价值的失落。此立场曾被批得“体无完肤”,今天看来颇有预见性。
       1、阅读与写作课:国外高校是抹不掉的必修课,我们还在由大学“自作..
 阅读全文> 黄丽芳 发表于 @ 2015-3-25 16:15:36 |评论(1)|
  “厚德载雾,自强不吸”不是全面小康
原标题:美丽中国,从健康呼吸开始(人民时评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武卫政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 人民日报 》( 2013年01月14日 01 版)
连日来,我国中东部地区厚重的雾霾久久挥之不去。大雾中,一条深褐色的巨大污染带斜穿1/3的国土,从北京、天津到石家庄,从郑州、南通到贵阳,空气污染指数纷纷“爆表”,74个重点监测城市近半数严重污染,北京城区PM2.5值一度逼近1000。
延绵不散的雾霾遮蔽了视线,却让我们格外清晰地看到环境污染治理的紧迫感,格外真切地认识到十八大提出的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必要性。
面对头顶昏暗的天空,越来越多人在思考:如何走出这令人窒息的污染围城?
实时发布空气质量数据,提醒居民减少户..
 阅读全文> 李拥军 发表于 @ 2013-1-14 8:49:51 |评论(2)|
  高三(11)班百日誓师发言稿
高三(11)班百日誓师发言稿
发言人:梁健宏
时间流逝着,如流星闪掠般匆忙;我们忙碌着,如浴血猛兽般疯狂。驻足回首,多少个春花秋月夜我们挑灯夜战?多少个夏雨冬雪日我们静心苦行?我们在繁花似锦的年华里播下了种,只为高考之后收获甜美。我们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,尽情欢乐,只为他日榜上有名。
进入高三,来到这个举头千层书,低头万份卷的地方,才发现以前的高一、高二,不过是躺在珠穆朗玛峰前的西樵山。想要欣赏考前心中那响亮的神曲吗?想要领略千笔同疾书的壮观场面吗?来吧,我们这里有三点一线的生活,每天看着师弟师妹们悠然自在,我们妒忌羡慕着,想着昔日同学们逍遥国外,我们空虚寂寞着。面临着这没有硝烟的战争,甚至感叹道..
 阅读全文> 邓小满 发表于 @ 2011-2-28 9:54:59 |评论(0)|
  2009.10.3中秋遇险记
  
2009.10.3中秋遇险记
它的自述
中秋的晚上显得有些宁静,我依然站在楼下,有些冷清却也难得偷闲。
突然有一个陌生的女人走了过来,看了我一眼,让我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有股不详的预感。那女人走上了楼梯,慢悠悠地按着了楼梯灯。
她刚上去不久,我的主人们就在转角处出现。我看到主人后,又有了安全感,但依然想提醒我主人,但苦于无法说出口。而我的主人们,却也看也没看我一眼,就走上了楼梯。
楼梯灯一直亮着,过不了多久,那个刚上去的女人,突然慌乱地走了下来。紧张地四处望了几眼之后,忽然坐到我身上,轻而易举地打着了我的火,我心里急得只想大叫。那女人开着我,一直到了学校正门口,正想冲出去时,门卫拦住了那女人。那女..
 阅读全文> 邓小满 发表于 @ 2009-10-3 23:38:46 |评论(2)|
  (转)来自网络的社会恐怖个案
个案 1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有一妇女手提包被偷,里面有手机、银行卡、钱包等。 20分钟后,她打通了老公的电话,告诉自己被偷的事。老公惊呼: “啊,我刚才收到你的短信,问咱家银行卡的密码,我立马就回了! ”他们赶到银行时,被告知里面所有的钱都已被提走。小偷通过用偷来的手机发送短信给 "亲爱的老公 " 而获取了密码,然后在短短 20分钟内把钱取走了。 
提醒: 
不要在手机通讯录中暴露自己与联系人的关系,忌用 “家电 ” 、 “ 老公 ”、 “爸妈 ”等称呼。一律用名字,字越少越安全。
个案 2: 
有三位自驾游的朋友不慎连人带车跌落 一百五十公尺深的山谷,受困四日三夜后,才获救。其间,他们曾多次..
 阅读全文> 邓小满 发表于 @ 2009-8-28 13:31:56 |评论(2)|
  逗逗
  
逗逗
逗逗全身金红,犹如披上一件袈裟。大大的头部与身体平分了整个身子,也因此被GG冠以“逗逗”之称。
GG很喜欢逗逗,每天定时喂养它,并与它嬉戏。而逗逗似乎也有灵性,每次呼唤“逗逗”,它都会摇头晃脑地摆过来,隔着玻璃与GG对嬉。
这两天,随着莫拉菲的过去,逗逗出现了异常。腮部出现了黑圈,整个身体显得臃肿而蹒跚。当GG隔着玻璃,边敲打边呼叫“逗逗”时,它已不再像之前那般摇头晃脑,甚至都不再理会GG的呼叫。只是迷茫地、无助地在漂浮着。我突然想起了爸爸那天从ICU推出来时,那双绝望、无助与恐惧的双眼,还有眼角那两大滴泪珠。无言,插着气管与胃管的嘴巴始终发不出声音。只是,就那么恐惧与无助地望着你,让你忍不住想发..
 阅读全文> 邓小满 发表于 @ 2009-7-21 22:04:50 |评论(2)|
  重温迟老师的幽默
  
两年不见,迟老师风采依然。
曾记得,三年前的课堂上,迟老师经常已他的幽默与风趣,让我们把他捧上了与刘老师同等的地位(当然,他们在学术上各有千秋)。可见,我们对他的喜爱之处。
能够荣幸上他的课,有赖于我们可爱的刘老师。源于他的出差,《教育学研究》课程不能荒废,于是邀请了迟博士给我们上了一个月的课程。
虽然迟博士在教科院鼎鼎有名,但源于我们的陌生,也未品赏过他的课,所以对于他第一次给我们上课,既充满期待又充满了挑剔。
或许,也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刘老师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根深蒂固,无法动摇。于是,一上场先是显示他与刘老师的友好关系,以此稳定军心。接着,就抛开教育学研究,开始讨论心理学与教育学的..
 阅读全文> 邓小满 发表于 @ 2009-5-13 10:43:43 |评论(23)|
  悲伤逆流成河
   心里只想起那句话,生命不能承受之重。
   悲伤逆流成河。
   有些人去了,留下的是过多的沉重。沉重得几乎可以压垮整个民族的心灵。
   每当新闻或者其他电视节目出现汶川,锐都默默地转台。我没有意见。开始被揪起阵阵痛。用虚拟的鲜花送上微不足道的祝福,祭奠感伤的心却是实实在在的。我们尚且开始躲避带来阵痛的源头,更不用说处于源头的他们。祝福不能延续生命啊,我们的努力开始苍白无力。正如对着一个隐忍泪水的人说别哭。
   有些人以生的方式对抗死亡,有些人以死的方式对抗死亡。不去说李清照,不去说杜甫,不去说李广,不去说他们如何坚强如何抗争,生命在一念之间,或堕落深渊,或万丈光芒。逝者长已矣。不去说以死亡对抗死亡..
 阅读全文> 叶冬梅 发表于 @ 2009-4-22 19:09:32 |评论(0)|
  对生命的继续思考
这两天都在接触老人,而且都是染有疾病的老人。
对于生命最有感悟的当属接近生命终点一类人最为睿智,不然为何有言: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
但我以为,人之年老,其言也知。
爸爸,曾一直顽强地对抗生命,但病魔却使他的躯壳筋疲力竭,精神憔悴。我一直担心,爸爸会被自己的精神打败,而不是倒在病魔之下。
阿婆接近80的老人,轻言生命对于他们已是将会遇见的一位故人。坦然面对明天的不可知,过一天是一天。确实,明天是不可知的,对于生命,没人能够掌握。与其忧忧虑虑,不如坦然面对,活在当下。
接近生命的终点,对于生命也无太多的奢求,对人生,已是大智若愚。唯一的祈求,无非就是安静地等待,等待着生命的结束。这应该是最有智慧与修..
 阅读全文> 邓小满 发表于 @ 2009-4-6 0:21:27 |评论(0)|
  生命
  
哲学起源于 “人是什么?”“人为何来到世上?”
一代代的哲学家围绕着“人”而开始思考、争执,自成一体化的学说论著铺天盖地地流传了下来。对于“人是什么?”“人为何来到世上?”除了从小被授予的答案:人是高级动物。还有什么答案呢?它真正的答案又是什么?
“人为何要来到世上?”因为科学家的思考、争执,才有了哲学。
“人又为何要离开世上?”因为人类对自然与灵魂的认识,于是产生了灵异派,便有了耶稣、菩萨,人类开始了信仰之途。
人类必然是怀着一个明确的目的,开开心心地来到世上。然而,到离开的时候,为何要使肉体备受折磨呢?
人类不能自由选择出生,也不能避免离开时的痛苦,那为何还要来到世上?到底是什么目的促..
 阅读全文> 邓小满 发表于 @ 2009-4-4 19:44:34 |评论(1)|
南海中学 版权所有 2003-2009 备案编号: 粤ICP备020363 IE7.0 1024*768+
项目负责:南海中学行政办公室、南海中学计算机科组 开发维护:陈伟春 王龙 QQ:513343303 3878634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南海中学 邮编 528211  Email:nhzxorg@qq.com